杨梅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铁矿石激战力拓公关中国市场投行拿大头【热门新闻】

时间:2022-12-07 来源网站:杨梅财经网

铁矿石激战:力拓公关中国市场 投行拿大头

铁矿石激战:力拓公关中国市场 投行拿大头 更新时间:2010-12-29 8:28:12   不断变化的是“坐着过山车”的现货铁矿石价格;发生惊变的,是2010年铁矿石谈判的定价机制——从1981年沿袭至今的年度定价协议变为季度定价协议,参考的价格也开始更多偏向现货价格;预料之中的变化,是去年闹出“间谍门”的澳大利亚铁矿石供应商力拓和一直对中国“忽冷忽热”的巴西铁矿石供应商淡水河谷重新对中国市场伸出“橄榄枝”;预料之外的变化,是中国铁矿石的总进口量10年来有望首次下降;主动改变的,是中国钢铁行业正逐步摆脱对三大铁矿石供应商的绝对依赖。  与此同时,更多“不变”的“头衔”却依旧顶在中国钢铁行业头上。一方面,在和铁矿石供应商谈判时,中国钢铁企业不得不继续签下“城下之盟”;另一方面,中国钢铁行业的利润继续处于微利状态,套用中钢协名誉会长吴溪淳所说的,“钢企的利润还不如银行的存款利息”;而铁矿石供应商们,也更加坚持铁矿石金融化。  然而,不容忽视的是,铁矿石和钢铁行业的博弈方并不只有铁矿石供应商和各国钢铁企业,更有美国华尔街的金融大鳄。他们或直接进行金融化的铁矿石掉价期货买卖,或控股力拓和必和必拓获取隐性收益。而铁矿石价格自身的上涨,亦在很大程度上与美国在金融危机后滥印钞票有关。  所以,业内人士总结认为,铁矿石不断涨价的背后,最终毫无损伤的受益者其实就是美国和美国的金融机构。因为,作为铁矿石供应商的力拓、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不得不承受外界的种种压力和舆论批判;同时,中国尽管尝试诸多改变,但在垄断的市场行情和“长袖善舞”的华尔街大佬面前,只能再次吞下失败苦果,并继续承受铁矿石金融化之殇。  变局篇  现货价格:搭上过山车  今年年初起,铁矿石现货价格就开始不断飙涨,直至4月,达到每吨200美元高点。值得注意的是,这个价格比2009年最低点时每吨60美元左右的价格高出近3倍。  一位长期跟踪铁矿石谈判的分析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一方面,铁矿石供应商通过金融化程度非常高的海运市场不断推涨海运费,进而造成铁矿石到岸价不断上升;另一方面,中国对铁矿石需求的增加也促成涨价;更重要的是,从当时的宏观环境看,全球流动性泛滥苗头初现,影响到了以美元计价的产品。  不过,在高点停留了不到几日,铁矿石现货价格就开始松动。在国内钢价不断下挫及需求相对收紧刺激下,7月,铁矿石现货价格跌至115美元附近,几乎跌回年初水平。  “价格下降注定是暂时的。从历来的经验看,铁矿石供应商不会坐视矿价不断下跌。加之中国市场传统旺季到来,铁矿石价格从低点回暖几成定局。”上述分析人士回忆说,“美国11月量化宽松政策实施,更是矿价上涨的重要推手,尤其是在铁矿石金融属性越来越强的情况下。”  正如其所言,目前,铁矿石现货价格已如矿商所愿“回归正途”。数据显示,市场“风向标”——63.5%的印度粉矿报价已达到每吨180元,创下7个月以来新高。中钢协也宣布,11月进口铁矿石价格上涨50.45%。  “经过节能减排后,我国钢铁行业产能开始释放。预计后期将有一定程度的报复式恢复。据中钢协统计,12月上旬,重点大中型企业生产粗钢1405万吨,比11月下旬小幅增加2.7%。”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分析师赫荣亮对记者指出,这引发了近期矿价上涨。  “矿价仍有短期上涨动力,国内钢铁产能恢复将增加对矿的需求。另外,印度、澳大利亚等国也将对矿石出口进行限制。”对于未来现货价的走势,赫荣亮预计,“长期看,随着各大矿企产能增长,市场格局将改变。目前,三大矿企均有较大扩产计划。”  近期,有消息称,部分矿业巨头正以“招标”形式推高铁矿石现货价,这值得相关部门和行业协会警惕。  主要矿商:公关补裂缝  去年7月5日,力拓“间谍门”曝出。这让力拓与中国钢企的关系降至“冰点”。但今年,情况发生了改变,力拓开始重新“公关”中国市场。  力拓CEO艾博年频繁访华,不仅加强与中铝的合作,还坦承“愿意与中国企业共同开发资源”。此外,力拓还是上海世博会澳大利亚馆的白金赞助商。  在上海期间,艾博年曾坦承,中铝和力拓的合作,是力拓弥补与中国“裂缝”的重要步骤。艾博年还说,“力拓将更积极主动地与中国的资源类企业及中小钢厂进行沟通。”  力拓在中国的管理层同样加入了新鲜面孔——今年8月,在采矿业浸淫30多年的任滨彦开始担任力拓中国区副总裁一职。“他的加入将壮大上海和北京的团队,同时加强与中国政府和中国企业的沟通。”力拓相关人士曾告诉《本报》记者。业内人士则认为,这是力拓进一步完善中国区销售网络、示好中国的信号之一。  淡水河谷同样积极布局中国市场。继去年在中国市场刊登罗纳尔多的广告并积极赞助上海世博会巴西馆后,淡水河谷在12月8日以预托凭证的上市方式在港交所主板进行了第二上市及买卖。这成为全球三大矿业公司中首家到中国上市的企业。淡水河谷还试图在中国建立分销中心,降低海运成本,但没有得到相关部门批准。  “这是巴西伸出的橄榄枝。”赫荣亮认为,“淡水河谷的传统销售市场在西欧,但他一直在努力将触角伸入钢铁消费中心——中国。此次在港上市,不涉及新股发行,没有融资,淡水河谷公司就是为了提升亚洲形象。”  业内人士同时指出,力拓与淡水河谷“公关”中国市场正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中国铁矿石市场的潜力。  定价机制:长协转季度  在很多分析师看来,今年最大的变化其实是定价机制的改变,即季度定价协议登上历史舞台,打破自1981年以来传统的年度定价机制。  事实上,季度定价协议的改变并非没有先兆。早在2009年铁矿石谈判最焦灼时,就有相关人士预计,未来中国市场的矿价合同可能“半年一签,或每季一签”。今年3月,国际炼焦煤谈判首次引入季度定价协议,给随后的铁矿石谈判带来强烈的变化预期。  “铁矿石市场变化很大,矿石企业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经过这一年,矿石市场新秩序已建立,矿石市场的新结构也已形成。”赫荣亮表示,这是定价模式改变背后的另一层意义,“表面上,大家还保留着协议矿,但实际上,已经改变了协议矿占主导位置的面貌。”  对于季度定价协议,中钢协已表示认同。但中钢协不认同的是普氏能源的指数定价方式。普氏能源指数由青岛港65%品位铁矿石到岸价的3个月均价确定价格。对此,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质疑,普氏指数采用进口铁矿到岸现货价为指标,现货矿只占中国进口量20%左右,“用少数现货矿的价格确定全球价格没有代表性”。此外,到岸价还涉及变动频繁的海运费。  不过,中国钢企想在短时间内回到传统的定价方式已基本不可能。正如原中方铁矿石谈判首席代表刘永顺指出的,铁矿石指数化是世界大宗商品的发展趋势,“任何国家都挡不住,中国钢铁企业需要适应并深入研究”。  矿石来源:  外找加内采  中国钢企的对外依存度也在逐步改变。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今年铁矿石进口总量可能10年来首次下降,对外依存度也可能降到60%以内。  事实上,此前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曾预测:“今年全年,铁矿石进口量将与去年持平,或最多同比增长1%,整体供需格局不会有明显变化。”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钢企正在不断扩大走出去步伐,获取自己的权益矿,以最大程度降低对外矿的依赖。  目前,武钢等国内大型钢企已经与委内瑞拉、巴西等国的小型铁矿石供应商形成了“中国价格”。  “这至少将在很大程度上缓解钢企成本高涨的压力。”钢铁物流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盛志诚对《本报》记者说。  盛志诚还透露,不止武钢,部分中国钢企已在国外的相关地区获取了品位相对较低的铁矿石矿产资源。“与目前现货市场上170美元的价格相比,这些矿产的成本只有40美元左右。这体现了中国钢企的进步。”盛志诚说。  此外,五矿集团总裁周中枢11月对外表示,随着中国国内找矿成果迅速扩大,国内企业海外找矿的步伐加快及钢铁产业的重组整合,国内铁矿石供需矛盾将逐步缓解。  “近两年,中国国产铁矿石供应能力持续提升,预计未来3至5年,国产铁矿石产量有望超过13亿吨。”周中枢说。  痼疾篇  中国钢企:受压剩微利  “如此低的利润率,企业不如不生产,把现金存到银行吃利息。”说这话的是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名誉会长吴溪淳。他说这话的背景是,据工业和信息化部统计,2009年全年,全国工业销售利润率的平均水平为5.47%,钢铁行业2.43%的利润率尚不及平均水平一半。  这样的情况在2010年未发生改变。据工信部预计,今年中国粗钢产量将达6.3亿吨,从运行业绩看,钢铁行业的利润水平“不容乐观”,只有3.5%,远不及国内工业各行业平均利润率6%的水平。同时,钢铁行业的利润率排名各行业最低。当然,3.5%已经高于目前一年2.75%的银行存款利率。  “我国钢企在盈利方面确实遇到了难题。”联合金属网分析师胡艳平告诉《本报》记者。以前11个月铁矿石平均价格水平为例,与去年同期每吨79.9美元的平均水平相比,今年126美元的价格确实挤占了钢铁行业利润。工信部材料司原副司长骆铁军也表示,中国钢铁行业的利润空间越来越狭小,自身阶段性的“总量问题”是重要原因,“高企的矿价也侵蚀了行业利润”。  “另一方面,钢铁行业总体仍是粗放式的发展方式,同质化竞争明显,在如此环境下,国内钢价的总体水平并不高。”胡艳平指出,这就是中国钢铁行业面对的“双重挤压”。  钢铁物流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盛志诚则对3.5%的数字表示怀疑。“就我们的统计看,截至目前,钢企的利润说不定没有这么乐观。”他说,“中国钢企需要作出改变,并尽可能在上下游行业进行布局。”正如先前所述,中国钢企已经在海外资产上积极布局,改变对外矿依赖的现状。同时,中国商务部'>商务部等诸多相关部门也提出了“明年完善铁矿石谈判机制”的要求。  “除了在国外积极进行布局,相关企业也可以通过加强产品质量、技术升级和优化产品结构等手段提高利润。”胡艳平建议,“钢铁行业还可以与下游行业进行战略合作。”事实上,我国不少钢企已经在朝这方面发展。据悉,宝钢、首钢等钢铁行业已经进军汽车零部件产业。  国际投行:隐身拿大头  “综合各方情况看。华尔街的金融大鳄才是历年铁矿石谈判的最大受益者。”有分析人士认为。  首先,国际投行本就与淡水河谷、必和必拓和力拓三大矿商有密切联系。众所周知,与日本钢企新日铁密切相关的三井物产是淡水河谷大股东之一。不过,有媒体报道,三井物产同样与国际知名投行高盛关系密切。有业内人士称,淡水河谷在中国铁矿石市场的收益,不仅巴西和日本钢铁行业在分享,高盛同样能分一杯羹。  与此同时,在2009年必和必拓年报中,前五大股东分别是HSBC Australia Nominees Pty Ltd和J P Morgan NomineesLimited、National Nominees Ltd、Citicorp Nominees Pty Limited和花旗银行,这5家公司分别持股16.08%、11.62%、9.41%、8.42%和4.81%。  除了控股矿商,国际投行还大力推行铁矿石掉价期货,推动铁矿石市场金融化。资料显示,摩根士丹利、高盛和巴克莱资本2009年曾推出现金结算的铁矿石投机交易。  此外,海运市场的金融化程度已经非常高,导致矿石运输成本增加。有分析师告诉记者,“海运金融衍生品FFA的出现早已改变了海运行业定价模式。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出现在海运市场,借机炒高国际干散货运价,进而,增加供应商们的铁矿石到岸价格。”  目前,国际投行已开始预热2011年度铁矿石谈判。今年10月,高盛在上调淡水河谷股价目标同时,还上调了2011年出售给中国的铁矿石现货平均价格,从每吨135美元涨至146美元,原因是“中国市场铁矿石需求持续保持旺盛状态”。  事实上,无论是海运市场的炒作,还是掉价期货的火热,抑或投行发布的报告,中钢协相关人士已有清醒认识。中钢协副会长罗冰生就曾说:“现在,三大矿山都由金融资本控制,千方百计以追求当期最高利益为出发点,不考虑企业长期利益。”  业内人士认为,目前,中国钢铁行业还难与垄断市场的三大矿山和长袖善舞的金融机构抗衡,中国钢铁行业或许应该先从内部解决相关问题,如解决铁贸易商对铁矿石价格的炒作等。相关文章:中国行业组织呼吁保持稀土政策稳定青岛小伙痴迷创业被多家投资机构看上节能环保为何屡屡成为创业者黑洞明日最具爆发力六大牛股行业人士建言我国建立稀土期货市场外资凶猛冲击楼市调控12月28日尾盘主力巨单减仓个股恒指半日跌208点报22624成交233亿恒指半日跌208点报22624成交233亿工信部前官员称稀土协会有望明年挂牌

大学老师招聘

信阳师范学院官网首页

科学人才网